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meter id="ddr7d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output id="ddr7d"><dl id="ddr7d"><font id="ddr7d"></font></dl></output>
<output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font id="ddr7d"></font></output></output>
<output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output>
<dl id="ddr7d"></dl>
<dl id="ddr7d"></dl>
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dr7d">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</dl><dl id="ddr7d"></dl>
<output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meter id="ddr7d"></meter></delect></output>
<video id="ddr7d"></video>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/output></dl>
<delect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meter id="ddr7d"></meter></output></delect><dl id="ddr7d"></dl>
<address id="ddr7d"><video id="ddr7d"></video></address><dl id="ddr7d"></dl>
<dl id="ddr7d"></dl><dl id="ddr7d">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</dl><dl id="ddr7d"></dl><dl id="ddr7d"></dl>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ddr7d"></video><dl id="ddr7d"></dl>
<video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video>
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font id="ddr7d"></font></output></dl><video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video>
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ddr7d"></video>
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/output></dl>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
安祿山古讖
佚名
兩角女子綠衣裳,
端坐太行邀君王,
一止之月必消亡。
九歌的《靜夜思》
發布時間: 2023/7/10 8:38:23 閱讀:396次 分享到

高昌


“月明清影里,露冷綠樽前。賴有佳人意,依然似故年?!边@首古色古香、中規中矩的五絕,是人工智能機器人“九歌”寫的,題目叫《靜夜思》。乍一看這首詩還是不錯的,但仔細看還是能夠發現不少破綻,比如意象似曾相識、詞藻陳陳相因、缺少血氣和體溫。

“九歌”2017年亮相央視,與來自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、武漢大學的三位大學生詩人比拼作詩,成為轟動一時的詩壇新聞?!熬鸥琛钡膭撟髟?,是事先錄入了從唐朝到清朝數千名詩人的30多萬首作品,“整個機器人系統有20多個G的體量?!币簿褪钦f,九歌機器人

只是通過海量的大數據分析,從中記憶了前人作品的常用辭藻和平仄格律、語法句法等等規律性的技術,然后根據題目的現場要求進行了一些重新排列和組合搭配。這種排列和搭配的修辭練習、詞句淬煉、文本映像,可以做到非常美妙,但并不是詩人的真實情感和現實抒寫,無法展現詩人真正的精神光彩、智性銳度和生命體驗。

我們可以再來看煙臺市一位名叫王文紅的老太太寫的一首《產房喜見小外孫女》:“淡淡彎眉紅嘴巴,嘟嘟粉臉美如花。小兒一屋幾多個,還是吾孫更俊些?!边@首詩用樸素自然的語言把心中的喜悅和盤托出,真摯透明,溫暖熱烈,還略帶一點點風趣。這樣原生態的充滿生活氣息的個性詩句,是再高明的機器人也寫不出來的。因為機器雖然可以克隆語言,卻無法克隆真實的感情波瀾。

會寫詩的機器人,現在人們常說的有“少女小冰”,小明、小南、小柯、薇薇,還有“稻香老農”,甚至還有名叫谷臻小簡的評詩機器人,這些都很著名。機器人作詩的原理,和前面說的“九歌”機器人是一樣的,也都是把輸入為電子數據的古人作品,運用一定編程技巧進行新的排列組合。最近,西安交大的詩友金中向我介紹了該校研發的人工智能系統“中太郎”的和歌創作,并把機器人“中太郎”的一些“作品”分享給我閱讀。人工智能將作詩這一文學行為,如此巧妙地轉化為基于大數據和概率論的數學行為,其智慧深度和探索力度確實讓我驚異。金中詩友發來中太郎的部分“創作”以及中國古人的同類題材作品讓我對讀,我發現中太郎的“創作”已經很少有破綻,而其嫻熟的技巧和流暢的語感,則使我一時很難分辨何為古人,何為機器人。人工智能作詩技術的這種時代進步,彰顯了現代科技的飛躍,也展現了文理融合的跨學科研究的現實成績。這些機器人詩歌的涌現,確實為我們現在經??吹降哪承?/span>“仿古”作品敲響了喪鐘。因為現在詩壇上,還有一大波自以為是的詩人以還原古典詩詞為能事,而其致命缺陷就是沒有獨創的能力和生活的發現。

曾經有一個給和尚賣梳子的世俗故事,非常流行。故事是說銷售人員經過機巧和熱情,終于把梳子賣給了不需要梳頭的和尚。小冰和老農作詩,就類似這種賣梳子給和尚的經營,靠的是營銷經驗和手段。他們講求效率、標榜情商、注重程序……一切都設計得規規矩矩,可以無限復制和克隆下去,在技術上可以說是相當厲害了。但是回眸整個生產過程,還是無法避免機械制造所常見的那種生硬和刻板。盡管過程花里胡哨,但是結果卻毫無意義和價值。

有些讀古書很多、寫作詩詞很早的詩人非常自信(或曰偏執)。他們覺得自己出自古人詩集或者“秘藏”“類書”之類的熏陶之后模仿復制出的假古董,才是正宗詩詞,他們毫不妥協地堅持著單向度的固執輸出,既不顧及當代讀者的閱讀感受,也不接受現代詩人的理性提醒。只是繞著圈兒說些古色古香、“無一字無來歷”的車轱轆話,這樣的寫作有什么意思呢?他們是否敢于和小冰、老農們來比一比呢?人腦中再淵博、再深厚的前人詩詞的積累,也肯定比不過小冰和老農的內存容量。即令如此,小冰和老農的詩詞寫作也還是無法展現獨具個性的自我生命體驗,更經不起坦率地靈魂追問:“你精心打扮裝飾的文字中,傳遞的是假情假意,還是真情真意?你態度中的誠摯在哪里?”這就像蓋房子要打地基,誠摯的創作態度就是這房子的地基。無論怎樣的花言巧語,如果離開了地基,這語言的房子就不牢靠。與其花時間在怎樣裝修上,還不如先撲下身子,把功夫花在打好地基上。

會作詩的機器人,記憶存儲能力比人類更高明,邏輯能力更縝密,掌握的詞匯量更豐富,而分析和綜合能力也更加全面和深入。詩人馮唐在最近的新著《有本事》中談到機器人阿爾法狗時,建議考慮從三個方面在阿爾法狗面前繼續長久保持人類的尊嚴:

01 多多使用肉體

打開眼耳鼻舌身意,多用肉體觸摸美人和花草。這些多層次的整體享受,機器無福消受。

02 多多談戀愛

哪怕墜入貪嗔癡,哪怕愛恨交織,多去狂喜和傷心。這些無可奈何花落去,機器體會不了。

03 多多創造

文學、藝術、影視、珠寶、商業模式。盡管機器很早就號稱能創作,但是做出來的詩歌和小說與頂尖的人類創作判若云泥。

馮唐的建議顯然有戲謔的成分,但也敏銳地點出了問題癥結的所在:人心是肉長的,詩心是有溫度、有熱量、有疼痛感的。機器人詩人的出現,給新時代詩歌的生產、評判、傳播都帶來很大的變化,也為當代詩詞的創作者提出了新的時代課題、詩歌型態、體式秩序和審美要求,時效性、既視感、沉浸式的生活化和淺層態的口語化特色更加突出了。對當代詩詞介入現實生活的要求也更加迫切和直接了。南朝梁·劉勰《文心雕龍·時序》有言:“文變染乎世情,興廢系乎時序?!?染乎世情就是與世態人情的現實變化互相感應、心心相印,系乎時序就是與時代風云的晴晦起伏緊密聯系、息息相關。時代是多棱鏡,生活是萬花筒,不同時代的作品有不同時代的母題基調、精神底色和美學特色。這種不同時代的社會經驗、身份體察、生命意識與審美差異,是無法固化的動態系統和復雜流轉,是機器人那種線性的復制、調校和拼接所無法更新和嬗變的。

記得謝靈運是個“為性偏激,多愆禮度”的怪詩人。他自言“既笑沮溺苦,又哂子云閣,執戟亦以疲,耕稼豈云樂”,其實也就是什么事情也做不成,既難耐寂寞、做不到超然隱逸,又自負脫俗、做不到濟世干政。他的復雜情愫都在他的詩句中直接傾訴出來,正如白居易評他所言:“壯志郁不用,須有所泄處。泄為山水詩,逸韻諧奇趣。大必籠天海,細不遺草木。豈唯玩景物,亦欲攄心素?!边@種個性化的情感狀態,才是真正的“志之所適,萬物感焉”,也才噴發出“云日相輝映,空水共澄鮮” “表靈物莫賞,蘊真誰為傳”之類獨特的審美體驗和藝術發現。這種獨特的生態感知、天人互動,才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創造和舍此其誰的生命活力、 “詩意棲居”。記得賈平凹先生曾經講過一段話:“一開始這些嫩芽的形狀幾乎是一模一樣的,都是一樣的顏色,都長了兩個像豆瓣一樣的葉瓣。當這些嫩芽長到四指高的時候,才能分辨出哪些是菜芽、哪些是樹芽,……生命在一開始都是一樣的。長起來以后樹苗子肯定就長大了,而菜苗子和麥苗子肯定就長得矮小……任何東西都取決于品種,拿現在來說或者就是基因?!蓖瑯拥览?,小冰和老農們根本無法替代真正的詩人身上那種鮮活的生命基因。小冰和老農們帶著現代科技的光芒來到詩壇,一點兒也不用害怕。因為人類有自己的精神領空和靈魂高地,我們有豐富充沛而又敏感細膩的感情,還有分析問題、解決問題和發現問題的辯證邏輯能力。也就是說,人有人的本色和初心,異于機器、異于他人、異于洋人、也異于古人。而這一點,“少女小冰”和“稻香老農”的編程技術再先進,也是無法企及的。

近日我讀到詩人曾少立先生一首《喝火令》:“不見從前你,山城又晚秋。梧桐落葉淺深愁。獨坐臨街酒館,燈火上高樓。  有女擎紅傘,隔窗人海游。娉婷似你舊溫柔。記得初逢,記得月如鉤。記得那天風冷,擁你在街頭?!边@篇作品突起突落而又關節照應,清澈透明而又機竅彌合,爽豁明麗而又沉雄飽滿,讓我印象很深。其中很多尋常的詞句因為傾注了徹骨深情,傳遞出內心的澎湃熱量和力量,還有一種非常強烈的遼闊、銳利和清寒。這種神隱氣清、清發興會的作品,是機器人做不出來的,也是機器人一樣的兩腳詩櫥們做不出來的。這情況類似我們經常談到的律詩中的對仗:低層次的做手只知道講究工整和艷麗,在天對地、雨對風、大陸出長空上花費了很大的精力;而高層次的做手則旁逸斜出、搖曳多姿、無遠弗屆,創作中力避板澀,強調生趣,講究“不整為整”和“活脫自在”,“化盡律家對屬之痕”,更加看重另創新境和有機活力。

我們為什么作詩?最重要的是要展示我們的內心情感、生命體驗和人性顏色,而不是排列組合那些類型化的精巧手段和精致妝容。有微笑嗎?有淚珠嗎?有表情變化和肢體語言嗎?有激情碰撞和頭腦風暴嗎?要知道,即使只是一棵“沒有花香、沒有樹高”的小草,但那鮮明的綠色是自由的、任性的、純天然的,生命本身也必然是尊嚴的、蓬勃的、真實而燦爛的。

在線人數:2166 今日訪客數: 106799 今日頁面瀏覽量: 162080 總頁面瀏覽量: 77842869
Shiciyu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@2021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蘇ICP備12063804號-2
地址:江蘇省淮安市清江浦區文廟新天地C6-1 翰緣書院 技術服務QQ: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
詩詞云平臺QQ群:126405582 聯系電話:0517-80169396
翰緣詩意生活館
詩詞云公眾號
japanesevideos高清在线|白丝性奴h学校|国产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在线看|亚洲色大情网站www
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meter id="ddr7d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output id="ddr7d"><dl id="ddr7d"><font id="ddr7d"></font></dl></output>
<output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font id="ddr7d"></font></output></output>
<output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output>
<dl id="ddr7d"></dl>
<dl id="ddr7d"></dl>
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dr7d">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</dl><dl id="ddr7d"></dl>
<output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meter id="ddr7d"></meter></delect></output>
<video id="ddr7d"></video>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/output></dl>
<delect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meter id="ddr7d"></meter></output></delect><dl id="ddr7d"></dl>
<address id="ddr7d"><video id="ddr7d"></video></address><dl id="ddr7d"></dl>
<dl id="ddr7d"></dl><dl id="ddr7d">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</dl><dl id="ddr7d"></dl><dl id="ddr7d"></dl>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ddr7d"></video><dl id="ddr7d"></dl>
<video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video>
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font id="ddr7d"></font></output></dl><video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video>
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ddr7d"></video>
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<dl id="ddr7d"><output id="ddr7d"></output></dl><dl id="ddr7d"><delect id="ddr7d"></delect></dl>